China Legal Executive Council

 美国出口管制措施及合规建议


本期文章背景


中兴通讯因涉嫌违反美国出口管制规定,遭受巨额罚款等处罚,在中兴事件中,企业高层不重视合规问题,不利证据遭到泄露,且阻碍调查进行,最终导致了严重后果。随着中兴事件的爆发,出口管制合规问题逐渐受到重视。那么,以美国为例,出口管制合规应注意哪些问题?


本期LCOUNCIL特邀专家

吴月琴

华诚律师事务所合伙人


吴律师是华诚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毕业于新加坡国立大学,获国际商法硕士学位,于2002年加入华诚。

 

吴律师担任多家外国法人及其中国投资企业的常年法律顾问,主要提供涉及公司商事合规、竞争法、知识产权以及金融领域的法律服务,具体包括公司经营决策法律评估、商业模式法律论证、公司治理、合同谈判、产品标识及广告合规审查及纠纷应对、消费者保护、反商业贿赂等。2015年-2017年,吴律师代表多家消费品品牌客户,成功应对与处理了“职业投诉者”的投诉纠纷,维护了客户的合法权益。

 

吴月琴律师尤其擅长结合无形资产运营,为客户提供战略组合管理、商业交易和维权保护策略的法律服务,在商业标识授权许可、国外版权引进、技术进出口、衍生品扩展经营、特许加盟、技术开发转让融资、职务发明、商业秘密、打假维权、海关保护等方面,具有丰富的经验。

 

在政府立法项目中,吴律师2015年受上海市知识产权局委托,参与了国家知识产权局部级项目核心内容之一的《知识产权人民调解规则》及调解文书的起草工作;还参与了多项金融期货法律合规课题研究工作。

 

吴月琴律师目前担任上海市律师协会互联网业务委员会委员、中国法学会会员、自贸试验区管理委员会特聘的大宗商品专家顾问等社会职务。


关于华诚律师事务所


华诚成立于1995年,总部位于上海,分支机构遍及北京、香港、哈尔滨、兰州、烟台、广州、芝加哥、东京等国内外城市(更多分支机构信息请参阅华诚官方网站)。二十多年来,华诚秉承“诚信、思远、敬业、进取”的企业文化,已经发展成为由华诚律师事务所、华诚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等多个实体组成的法律和知识产权服务综合体。

 

华诚目前的整体业务范围已经涵盖知识产权、公司商事、资本市场、金融与资产管理、破产与重组、文化娱乐体育、建筑房地产及基础设施、劳动人事、家事与财富管理、贸易海关及税务、诉讼与争端解决、调查等众多领域。

 

多年来,华诚因其在商事战略布局、企业运营与管理、合规、知识产权代理和权利商业化、诉讼和争端解决等传统业务领域以及互联网+等新兴法律业务领域的出色业绩而备受各行各业客户的认可与好评。而作为最早获得ISO9001国际质量体系标准认证的法律服务机构之一,华诚始终严格控制其服务流程与品质管理,谨守一流涉外法律服务机构之风骨与水准。

 

华诚历年来被钱伯斯、Legal 500、ALB等多家具有国际公信力的法律评价机构评为中国顶级法律和知识产权服务机构。此外,华诚还获得“全国优秀律师事务所”、“中国最值得信任的知识产权事务所”等荣誉称号,以及“上海市涉外咨询机构A 类资质”、“上海市合同信用AAA等级企业”、“上海法院首批一级破产管理人”等资质。


本期专业分享

一、美国出口管制政策

 

出口管制是指对货物、软件和技术等(统称“物项”)的国际流动进行管控。美国规定了两类出口管制制度:

 

一为军用物品管制,主要由国务院和军品贸易管制局主管,《武器出口管制法》、《武器国际运输条例》、《美国防务目录》等法规和清单对该项管制物项有所规定。

 

二为商业出口管制(商民两用物品管制),主要由商务部与产业安全局(BIS)主管,《出口管理条例》、《商业管制清单》等法规和清单对该项管制物项有所规定。《商业管制清单》中“禁运清单” 和“负面清单”的规定也应正确适用。

 

“禁运清单”,通常是指美国《商业管制清单》(CCL)中列出的受管制物项的清单,该清单列出了10大类行业,每个行业进一步细分为5类,每类行业又具体列出了禁运的原因。“负面清单”为BIS禁止出口的对象名单的统称,包括“国家清单”(Commerce Country Chart)、“实体清单”(Entity List)、“被禁人员清单”(Denied Persons List)、“未经证实清单”(UnverifiedList)等。由于现实中绝大多数企业可能遭遇的管制问题为商业出口管制,以下以商业出口管制为重点展开。

 

美国出口管制具有非常广的覆盖范围,即使某个交易并不涉及美国的个人或企业,仍有可能属于美国出口管制范围。美国原产产品或技术不可以通过任何流转被禁运对象所用。其管辖范围包括:直接出口、再出口和转卖。外国产品只要符合一定条件,同样受到美国《出口管制条件》的限制,如:产品系采用美国的技术或软件生产;产品中美国来源成分超过一定比例等。

 

美国出口管制的监管由多部门联合进行,包括商务部、财政部、司法部、联邦调查局、能源局、国防部等。违反出口管制可能造成行政责任、民事责任及刑事责任。

 

二、出口管制的应对措施与公司合规建设

 

从外部来讲,其一,企业应当审慎签署与美国公司的交易文件,确定好交易标的的物品性质,了解其禁止或限制行为及相应责任等;其二,应当根据美国出口管制法规以及交易文件的约定,对各具体交易环节进行细分,甄别其中潜在的风险;其三,妥善保存所有交易记录以便自查或应对美国调查。

 

从内部来讲,企业可以根据美国的官方合规指南Export Compliance Guidelines构建企业内部合规体系,ExportCompliance Guidelines主要从八个要素为企业出口管制合规提出了建议:

 

第一,管理层的投入,企业应从上到下重视合规问题,合规部门或专门人员应具有独立性和交易否决权,同时张贴企业的合规承诺。

 

第二,风险评估,企业应当建立及时识别并惩处违规行为的流程和渠道。

 

第三,出口的许可或授权。

 

第四,妥善保管交易记录,确保交易文件完整且可查询,并至少保存五年。

 

第五,要对员工进行常规的培训,且对培训进行有效记录,同时对代理商及货运等也应做一定的培训,增强其合规意识。

 

第六,雇佣经验丰富的审计人员,包括内部的与外部的。

 

第七,企业应确保员工可以安全、自由的提出合规问题,并履行企业内部及外部的违规情况的报告程序,对于违反了公司合规政策和程序的行为进行及时纠正和处分。

 

第八,根据“Guidelines”的要点编写合规手册作为全体员工的行为规范及操作指引。

 

针对现有交易,企业应从以下几方面进行审查:

 

第一,交易中哪些物项可能受到管制;

 

第二,交易对象是否被列入负面清单;

 

第三,追查最终用户和最终用途。在对以上问题查清的基础上,判断是否禁止或限制交易,是否需要申请许可证等事项,并及时做出合规补救。如果确已违反相应规定,同时面临遭遇调查的可能,则建议及时报告监管机关,积极配合调查,以申请减免处罚。